<track id="p1t77"></track>

      <sub id="p1t77"></sub>

      <nobr id="p1t77"><meter id="p1t77"><var id="p1t77"></var></meter></nobr>

      <font id="p1t77"><menuitem id="p1t77"></menuitem></font>

      <sub id="p1t77"><meter id="p1t77"></meter></sub>

      有颜有料又有趣的女博士们

      曾经,我们把女博士称为“第三类人”,可能因为数量相对稀少,可能因为她们更喜欢蜷缩在自己的世界,也可能是我们缺乏了解也拒绝了解她们。

      有颜有料又有趣的女博士们

      今天,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女学霸,不但在科研领域不让须眉,也开始在公众视线中活跃闪亮、怒刷存在?#23567;?#22905;们有渊博的知识,也有宽阔的见识,有出众的气质、不俗的谈吐,也有独特的表现力、高级的幽默?#23567;?#22905;们能在高端论坛纵横捭阖,也能在综艺节目秒变逗比,她们不卖弄、不吹嘘、不攀附、不讨好,因为她们相信“智识”,本来就该是年轻女性们需要武装到牙齿的“时尚单品”。

      COSMO采访到八位有颜有料又有趣的doctress ,她们中有“高考是超常发挥”的2018“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得主陆盈盈(?#30340;?#23572;大学化工专业博士),有“资质平凡到泯然众人”的第五季奇葩说神仙辩手詹青云(哈佛大学法律系博士),有“读博是因为?#20063;?#21040;好工作”的超人气天才作?#33402;?#24609;微(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博士),有?#38712;?#21162;力十年也?#21916;?#19978;别人”的女神级科幻小?#23548;?#22799;笳(北大中文系博士) ……嗯,很显然,这些?#26377;?#23601;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的女孩,与其说她们是谦虚低调,不如说是因为有着跟我们完全不同的?#29616;?#32467;构和比较体系。最可怕的不是比你美的人比你还聪明,也不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而是对某些美而不自知的人而言,优秀早已成为一种习惯。

      ?#28909;?#22905;们想用智力能力魅力毅力刷新甚至打脸人们对“女博士”人设的刻板印象和传?#31216;?#35265;,于是COSMO也把她们请出了大学教室、科学实验室、?#38469;?#39302;和书房这些她们最熟悉的环?#24120;?#30456;信我,看完这个专辑,你?#27426;?#20250;惊讶于女博士竟然可以如此美丽,如此时尚,如此有趣。

      都说smart is the new sexy,其实 smart is alwayssexy。

      有颜有料又有趣的女博士们

      陆盈盈

      陆盈盈

      ?#27426;?#20154;生模拟实验

      浙江大学化工学院独立研究员 博士生?#38469;?/p>

      美国?#30340;?#23572;大学化工专业博士

      浙江大学化工专业学士

      2015 年国家“ 青年千人计划”年龄最小的入选者

      2018 年度“ 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

      2018 年度《麻省理工科?#35745;?#35770;》 中国区35岁以下科技创新 35人。

      在?#30340;?#23572;大学顶着优秀毕业生的荣誉提前博士毕业,手握锂金属电池的发明专利,博士论文研究的是困扰能?#21019;?#23384;领域40 年的学术难题,基于她的研究?#27605;?#36824;被授予院系最高荣誉的Austin Hooey 研究奖,紧接着又成功入选2015 年“千人计划” 回浙大执教,成为当时年龄最小的青年学者,27 岁一毕业就成为博士生?#38469;Γ?#38470;盈盈的履历,一路开挂。

      但争议也随之而来,人们习惯了?#24187;?#23398;者用尽十余年历练慢慢熬成教授的晋升轨迹,这么年轻就享受这么高的待遇,还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女,恶意揣测扑面而来。面对这些,开朗的陆盈盈却选择了沉默和无视,她一头扎进实验室——这是一个研究者最好的反击方式。

      果然,三年后,大家对陆盈盈的关注重点,从“最年轻的归国女博导”,变成了“新型电池研发者”,她和她的团队潜心研发的金属锂电池一旦实现量产,续航能力可以达到目?#20843;?#20351;用电池的5 倍。

      有颜有料又有趣的女博士们

      陆盈盈

      “我一直都不是一个特别拔尖的人,把我放在任?#25105;?#20010;圈子里,我?#23395;?#24471;有比我强的人,我可以很明显地?#21561;?#20182;们比我更有天赋。高考是超长发挥上了浙大,学化学是因为相对其他的科目,我能花比较少的精力就学得比较好,对擅长的事,也就会慢慢喜欢?#31232;?#35835;博的想法其实很单纯,就是想去国外的好学校。当时硕士、博士都申请了,最后比下来,选了?#30340;?#23572;的直博项目。现在回?#25151;矗?#21018;好这条路也是不错的。”

      “读博不像以前的应?#36234;?#32946;,应付完期末?#38469;?#21487;以放一个长假,你可以把之前的课本都抛掉。它要求你不仅?#25105;?#35201;过得去,还要做一部分的研究,每天都会给你小剂量的压力,哪怕你完成了这个项目,发了一篇很好的论文,转头第二天就又开始一个新的项目,我觉得这很像一个人一辈子走来的过程,你有很多角色,方方面面都会让你有压力,读博的心路历程就是人生的一种模拟。”

      “我在美国的?#38469;?#35828;过一句话?#23567;畆esearch is amatter of luck’(研究就是靠运气)。探索新事物的魅力在于,它是一种突然迸发的可能性。也许按一个很好的思路实验了三年没有成功,但第四年就成了。就是你早上起来知道自己要去做这件事,但结果是你完全不知道的,你也无法预测。”

      “女博士会不会很难追?我觉得是达到思想上的共振比?#22799;选?#25105;这个圈子里,很多人都没有结婚或者恋爱,这很正常,因为花了很多时间去读书,有的接近30岁的时候才毕业。博士的?#29616;?#36793;界比普通人广,如果想在亲密关?#36947;?#26377;一些精神上的互动,产生共鸣的情况要难一些。我觉得最终极的伴侣是你喜欢的东西他也喜欢,你觉得是这样的事情他也觉得是这样,所以不是要求高,而是能够产生这个共鸣的群体少。”

      “确实有很多女性学者,年龄往上走,会慢慢淡出科研的领域。这跟社会的价值观有关,读书的阶段它对女生的要求是成绩好,女生也会非常努力,不会输给男生,一旦毕业了,社会价值观的趋向就是饶了女生,你不用那么努力了,那个期待突然就松下来了。女生内心可能也因为这种价值观的驱使,让她觉得好像不用那么拼,拼也不是一件能够被大家认可的事情。但这不意味着女性弱,如果这个社会对女性的期待也是要求她们用纯理性去判断,她们也会马上把那部分调动起来。”

      “不过没必要?#27426;?#21644;这种观念抗衡,只要内心足够满足,让自己觉得更有价值,不甘心你可以去追求事业,或者也可以顺应这种观念。我不完全赞同高学历女性回归家庭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博士更多的是对一个人气场和知识的历练,是全方位的,而不仅仅局限于某一个专业,那就相当于一个人工机器了。即便是没有继续做研究,她也实现了自我修炼。”

       

      有颜有料又有趣的女博士们

      夏笳

      夏笳

      科幻之美,犹如初恋

      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中文系副教授、科幻作家

      ?#26412;?#22823;学中文?#24403;?#36739;文学专业博士

      中国传媒大学电影艺术史论硕士

      ?#26412;?#22823;学物理学院学士

      七?#20301;?#24471;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

      王瑶还是?#24187;?#21271;大本科生时,用“夏笳”的笔名在论坛上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科幻小说《关妖精的瓶子》,一举拿下当年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最佳新人奖。于是“夏笳”这个名字,在科幻迷中红了。

      四年的大气物理读完,夏笳发觉自己并不想成为?#24187;?#29289;理学家,她最想的事情是——把科幻小说?#26576;?#30005;影。于是?#24187;?#29289;理系的学生,?#23458;?#20987;学习电影史,顺利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电?#25226;?#30805;士,入坑后才发现,科幻作品的复杂程度中国影人恐怕再努力十年都无法追上国际水准。

      ?#27426;?#23398;霸的人生又岂能轻言?#29260;?#22312;旁听北大戴锦华老师的公开课时,她又找到了新?#36739;頡?#29408;拼两年,她回到北大成为戴锦华门下的?#24187;?#21338;士生,开始进行科幻文学领域的研究。

      七次荣获银河奖,2015 年她的短篇英文小说在最权威的科技?#21448;尽禢ature》上发表。?#28216;?#29702;学士到电?#25226;?#30805;士,再到文学博士,既理性又?#34892;裕?#26082;深沉又好玩的夏笳,成为中国第一个研究当代中国科幻的比较文学博士,她的论文也成为?#27835;鼉攀?#24180;代以来中国科幻文学与文化现状的一部重要文献。

      有颜有料又有趣的女博士们

      夏笳

      “博士是什么呢?想象一个由无数同心圆组成的图片,代表了人类知识的总和。里层的圆中有很多人,是小学、初?#23567;?#39640;?#23567;?#22823;学的通识知识。然后一部分人?#24189;?#20010;?#36739;?#31361;?#39057;?#22806;面的圆,成为研究生。只有一小撮人独身?#19979;罰?#32487;续向外层推进,直到触及整个大圆的边界,然后他/她与那个壁垒死?#27169;?#19977;年、四年、甚至更长时间,终于在某一刻他/她磕出了一个小小的坑,这就是博士。”

      ?#23433;?#21152;博士论文答辩的时候,很多评审老师会鼓励你说:‘ 在这个问题上你是专家。’这不完全是谦虚,因为如果你写的论文是有价值的,那?#27426;?#26159;因为你已经通过研究知道了其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你听到这句话就会非常爽,在这一刻你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个体,为整个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了一些?#27605;住!?/p>

      ?#38712;?#26399;开始写作时,别人总?#24247;?#25105;是女科幻作家或美女科幻作家,那时就会觉得这个头衔好像带着一种等级观念,或猎奇的眼光。很多时候我是抗拒的,有时我就会考虑策略去回应。我本身做文化研究,在日常生活中如果出现类似情况,善意地提醒一下,对方就会发觉,好像你说的也有道理哦。”

      “我爸对我说过一句话,‘ 青春无论怎样都是?#32654;?#28010;费的’。一直学或一直玩都是浪费,关键是要用什么比较有趣的方式来把它浪费掉。其实他对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正在因为考博而压力重重。后来我听到戴锦华老师说过的另一句话,‘希望你们将来能够学会输得起’。这两句话的背后都是很深刻的东西,这个时代被全球?#26102;?#20027;义的逻辑所裹挟,任何人都无法与之抗衡。而作为生命本身,不应该拿成功或失败来衡量,输得起不?#27426;?#27604;赢要差到哪里去。”

      “无论在学术领域还是工作方面,一个人除了完成日常任务,有很多时候你需要做一点冒险去探索新领域。一旦你成功了,就会意识到自己还有某方面的潜能,甚至你看待世界和自己的视角都会发生变化。有什么是真正不可能发生的呢?”

      “做学者是一件很有魅力的事情。我从戴锦华老师身上就体会到这种来自学识积累的魅力。她对时代的敏锐观察,很多独到的见解,会让人觉得这位女士真美。”

      “过了30岁之后,我才意识到结婚生子不是一个人的必然选择。过去总想,我到了X X岁总要结婚的吧?但原来这不是必选项,而是可选项,但现在一个人生活反而更加?#22870;?#21644;舒?#30465;?#25105;现在还是很期待谈恋爱,但还是先谈谈恋爱,享受其中的美好。对爱的态度自由一点,甚至一?#20493;既?#35848;恋爱不结婚也是很理想的一种?#32431;觥!?/p>

      “无论是在课堂还是演讲中,我也接触过很多女孩子讲她们的烦恼,该不该去读博士,会不会耽误自己的人生节奏等。我通常不会给她们灌鸡汤,因为生活都是自己的,她们还是要面对那些躲不掉的课题。但作为女性学者,我也有义务给她们争取更多的机会,哪怕只是有时候为她们说一些话或指出目前她们的真实处?#24120;?#37117;是有意义的。”

      “道格拉斯·亚当斯在《银河系搭车客指?#31232;?#37324;有个桥段,关于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答案是42。这让很多科幻?#36234;?#27941;乐道,但科幻小说不给任何答?#31119;?#23427;只提出问题,提出那些你想象之外的问题。它的美和价值在于让我们了解到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其实是有限的。”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track id="p1t77"></track>

          <sub id="p1t77"></sub>

          <nobr id="p1t77"><meter id="p1t77"><var id="p1t77"></var></meter></nobr>

          <font id="p1t77"><menuitem id="p1t77"></menuitem></font>

          <sub id="p1t77"><meter id="p1t77"></meter></sub>

            <track id="p1t77"></track>

              <sub id="p1t77"></sub>

              <nobr id="p1t77"><meter id="p1t77"><var id="p1t77"></var></meter></nobr>

              <font id="p1t77"><menuitem id="p1t77"></menuitem></font>

              <sub id="p1t77"><meter id="p1t77"></mete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