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p1t77"></track>

      <sub id="p1t77"></sub>

      <nobr id="p1t77"><meter id="p1t77"><var id="p1t77"></var></meter></nobr>

      <font id="p1t77"><menuitem id="p1t77"></menuitem></font>

      <sub id="p1t77"><meter id="p1t77"></meter></sub>

      杜江 | 一秒入戲 天才和瘋子只有一步之遙

      將自己化身達利,對杜江而言是個挑戰。這個生命軌跡再正常不過的處女座男人,和達利會在哪里相遇?天才和瘋子只有一步之遙。對于一個演員來說,理性與瘋狂,也許只是一枚硬幣的兩面。

      杜江 | 一秒入戲 天才和瘋子只有一步之遙

      杜江

      沒有一個藝術家是真正瘋狂或完全冷靜的,他們是游走在中間地帶的獨舞者。

      而杜江是那個看起來極其理性的人,但在贏得了極佳口碑和票房的《紅海行動》中,他卻以一種“瘋狂”的狀態被人記住。為了更接近角色,2017 年他只做了兩件事:健身、拍電影。每天重復著單調的生活,自律成一個軍人,調整為最接近“蛟龍”的戰士。“只有自己真的跑過,流過汗、流過血,才能真正成為那一秒的‘蛟龍’,沒有捷徑。”不會偷懶的人,有時最瘋狂。他說:“后來回到北京,在家里看著樓下的車水馬龍,那種屬于城市的繁華和安全,我卻陷入極度的焦慮、恐慌的難受狀態中,當時真怕自己得了某種戰后應激癥。雖然那一百多天的戰場是虛擬的,但因為太真實,自己完全投入,才會有這么強烈的感覺……我也是第一次切身思考了戰爭對人類的傷害。”杜江走進角色,再帶著反思慢慢離開,或許從此就烙下了印記。

      “這次封面拍攝是新的嘗試,也是一個自我尋找的過程……通過外形的改變去揣摩達利那個時期的狀態,有趣而美妙。比如他的胡子,那個造型遠比想象復雜。做好造型后,我想,達利每天都把自己弄成這樣嗎?這是他的自我認定,還是只有拍照時才這樣?于是忍不住對他的生活產生一些好奇。”達利18 歲就離開了家,前往馬德里學習繪畫,僅僅是要克服自己與生俱來的極度羞怯和焦慮,在異鄉的達利把自己扮成一個全新而古怪的人,他穿著時髦,留起標志性的胡子—這是達利對自己的認定、對過去的否定。

      杜江 | 一秒入戲 天才和瘋子只有一步之遙

      杜江

      這種反差與矛盾更吸引人。

      “我不是一個天才型演員,不能做到一秒入戲。”杜江說,他總要找到某一個部分去延伸,發展出代入感。拍《高跟鞋先生》的時候,他要去克服這個角色夸張、俗氣的感覺,最后一點點被角色打動。“正是因為前面80%的凌亂,才有了最后一點感動。”在拍攝《羅曼蒂克消亡史》中“童子雞”的戲份時,他的表現都有個質疑,而后與自己和解。“關于演戲,無論感受還是態度都是由內而外的,在于你覺得你是什么樣的人,你怎么認可自己。演戲是一個自我尋找的過程,而不是尋求被認可。”他會在決定接一部電影之前,正式通知身邊的工作人員和家人,停止其他工作,給他一個月時間獨處,去摸索和角色之間的關系。

      杜江 | 一秒入戲 天才和瘋子只有一步之遙

      杜江

      “我認為演員應該像一個容器,比如像個杯子—我在接新戲時,可能要把這杯子里的東西先都倒掉,把新東西倒進杯子里。這是需要時間的。我沒有那種馬上就換成全新的能力。”

      屬牛,處女座。內斂嚴謹、理性敏感、一絲不茍、追求完美……種種特質匯聚在一起,似乎可以勾勒出一幅理工男的畫像。而作為一個演員,杜江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中的角色似乎過于完美。他說自己是一個表面上容易妥協的人,但是內心堅持。“就是‘我保留我的意見’。很多事情不是以個人意志為轉移的,你只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其他交給別人去解決。”這個愛穿白T 恤和簡單服飾的男人,算是這個圈子里的一個“異類”。作為藝人他經常“任性”地把家庭生活的種種分享給大家,絲毫不掩飾作為“寵妻狂魔”、“嗯哼迷爸”的驕傲。他不急不慌地選擇適合自己的角色,無論大小都極其投入,實踐著一個專業表演者“只有小演員,沒有小角色”的態度。

      杜江 | 一秒入戲 天才和瘋子只有一步之遙

      杜江

      “我選擇一部戲會非常謹慎,如果去做了就全情投入,不許有半點不確定,我希望自己滿懷信心、全力以赴。生活中其他事可以有不確定的因素,拍戲中的后悔是讓人很難接受的。這是我接戲的態度。”真的是有點牛脾氣,同時又有處女座的完美主義。也因此,有人提出質疑—“杜江迄今還沒有一部能真正屬于他的代表作。”

      “什么叫‘真正屬于自己’?其實只是一個定義。真實的狀態是,你永遠在感受生活、永遠在學習。我也會在這個過程中增添新的感悟,下一部作品會不自覺地加進去……人是在不停變化的,那么到底什么是‘真正屬于你’的那一部?只能說,是現在這一部。當時《紅海行動》是屬于我那個時候的一部。換個時態,我不是當時的我,作品也不是當時的作品。”面對每一個問題,他都要先停頓一下再緩慢地開始回答,可以感受到,對所說的每個字他都認真考慮。這是杜江的篤定堅決,不急不緩,卻能直達內心。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track id="p1t77"></track>

          <sub id="p1t77"></sub>

          <nobr id="p1t77"><meter id="p1t77"><var id="p1t77"></var></meter></nobr>

          <font id="p1t77"><menuitem id="p1t77"></menuitem></font>

          <sub id="p1t77"><meter id="p1t77"></meter></sub>

            <track id="p1t77"></track>

              <sub id="p1t77"></sub>

              <nobr id="p1t77"><meter id="p1t77"><var id="p1t77"></var></meter></nobr>

              <font id="p1t77"><menuitem id="p1t77"></menuitem></font>

              <sub id="p1t77"><meter id="p1t77"></mete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