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p1t77"></track>

      <sub id="p1t77"></sub>

      <nobr id="p1t77"><meter id="p1t77"><var id="p1t77"></var></meter></nobr>

      <font id="p1t77"><menuitem id="p1t77"></menuitem></font>

      <sub id="p1t77"><meter id="p1t77"></meter></sub>

      吳謹言 | 時光淬煉的女孩

      24 歲,她簽約歡娛;25 歲開拍《延禧攻略》;26 歲,吳謹言在片場過了這一年的生日;27 歲,這個夏天她走在街上,如果不全副武裝就會不停被人認出來大喊“瓔珞”的名字,—— 她是吳謹言,大器晚成,養成有術,沒有捷徑可走。

      吳謹言 | 時光淬煉的女孩

      吳謹言

      于正說我很純粹

      在上海拍戲期間,他第一次接觸到于正老師。于正眼光獨特而且穩準狠,選演員的標準一定要符合角色。第一次見面,他在吳謹言身上看到了不同于其他演員的氣質,這也為后面的合作打下了基礎。而幾年前的吳謹言,在北影畢業之后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混沌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知道能演什么,眼前問題很多,但總沒什么機會才是更大問題。這樣一個很年輕的人,控制不了自己的今天和明天。一開始只能跟我同學一樣跑劇組,一個個塞簡歷,得些露臉的小角色,再努力把這些機會做好。”

      吳謹言 | 時光淬煉的女孩

      吳謹言

      121 天

      “我性格中有些東西跟魏瓔珞很像。”

      拍攝前,吳謹言去見惠楷棟導演,聊了四個小時,話題有意避開了角色,貌似隨意聊她自己,一度還聊到吳謹言10 歲就來北京學跳舞的經歷。

      惠楷棟更想知道她是怎樣的一個人。

      2000 年,10 歲的吳謹言,離開四川都江堰,獨自在北京舞蹈學院附中學習芭蕾舞。學校生活比較單一,集體生活,沒有微信、沒有手機、沒有iPad,除了練舞就是學習。這年齡恰恰是一個人性格、習慣養成的時期,對人的個性塑造很大。“跳舞無形之中歷練心性,不輕言放棄,同時,我還要學習如何在集體中生活,并從生活的方方面面照顧好自己。”她笑,過往種種可以化為一句話“都靠自己”。

      吳謹言 | 時光淬煉的女孩

      吳謹言

      拍攝前一月,她提前進劇組,惠楷棟導演要求演員們圍讀劇本。她深知這個角色的與眾不同,也知道這是于她有知遇之恩的于正的轉型之作,壓力巨大。惠楷棟教她,“為了給姐姐復仇,你進了宮,你獨自一人,沒人能理解你,也沒人能幫你,復仇就像信仰一樣支持著你。后來,長春宮成了你的學校,皇后就是你的老師,她教會你很多,你身上就有了她的影子。后來皇后去世,你又為皇后復仇到了延禧宮。”

      導演在前期給吳謹言指了一條更靠近魏瓔珞的路,在不經意間她演出了一股勁兒:桀驁不馴的魏瓔珞。

      2017 年的春天,她剛拍完《鳳求凰》回到北京,獨自去了故宮走一走,去了長春宮、延禧宮,我一個人在故宮里走著,心里想著,200 多年前,那時的人是懷著怎樣的心情走在這里的。

      “富察皇后是懂我并且在背后默默幫助我的人,而我更慶幸扮演皇后的演員是秦嵐。我們有交流,不只是戲上的瓔珞與富察皇后之間的惺惺相惜,更多是吳謹言和秦嵐之間,她對我的懂和鼓勵。作為新人,擔當這么重要的角色,她完全明白我承受的壓力,在我身上,她又一次看到自己曾走過的路,她明白新演員的信心需要保護。”溫情更值得回味,知己情誼比愛情更容易打動別人。從富察皇后生病開始,魏瓔珞照顧富察皇后的過程,吳謹言演得真情實感。在拍攝現場,哪怕鏡頭中不會出現她們的面孔,她也能感受到來自彼此的感動,“很真摯,很有力量。”這讓她的表演有了一個轉變,從前期的用力略猛到后來越來越自然,“其實這也是魏瓔珞內心的一個轉變。”

      《延禧攻略》拍了121 天,她有了120 張拍攝通告。

      吳謹言 | 時光淬煉的女孩

      吳謹言

      離開魏瓔珞

      第一眼見到她時,忍不住喊了一聲,“魏瓔珞。”捧著奶茶喝的吳謹言開心地笑了。“現在很多人會叫我瓔珞,導演至今也都叫我瓔珞。大家的反應算是說明我完成了做好演員的一個小目標吧,能不開心嗎?”

      《延禧攻略》殺青后,她立即拍了部公路電影《說走就走之不說再見》。那是四個男孩在大學畢業派對后,來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她扮演他們在旅行過程中遇到的高空跳傘教練雪琪,“有點兒酷。”

      她的戲不多,10 月開機,她跟著劇組輾轉內蒙古、銀川、中衛、拉薩等地拍攝,“這種狀態一下子把我從魏瓔珞抽離出來,就像一種釋放,或是說找回自己的過程。”

      “我不擔心形象會固定在魏瓔珞身上,之后還會看到《朝歌》《皓鑭傳》,這些戲是作為演員的一種表達,某個階段的我其實只是更貼近那個角色而已。”她說,演員是一個有魔力的職業,可以通過不同的角色讓人看到不同的自己。

      25 歲的吳謹言遇到了《延禧攻略》,有所謂也無所謂:這部劇火了,給她帶來新起點,也讓她看到希望,可以靠表演獲得成就感。她也無所謂,都是經歷,在當下一步步完成成長。就像她現在越來越忙,站在下一個節目的門口接受我們的采訪,“演員這一職業是附帶光環的,光可以散發出去,你也可以收斂起來。”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track id="p1t77"></track>

          <sub id="p1t77"></sub>

          <nobr id="p1t77"><meter id="p1t77"><var id="p1t77"></var></meter></nobr>

          <font id="p1t77"><menuitem id="p1t77"></menuitem></font>

          <sub id="p1t77"><meter id="p1t77"></meter></sub>

            <track id="p1t77"></track>

              <sub id="p1t77"></sub>

              <nobr id="p1t77"><meter id="p1t77"><var id="p1t77"></var></meter></nobr>

              <font id="p1t77"><menuitem id="p1t77"></menuitem></font>

              <sub id="p1t77"><meter id="p1t77"></meter></sub>